【报告总书记 脱贫有信心】托万克吾库萨克村农民开的农家乐获评喀什地区“十佳民宿” 精心做好“旅游饭” “开心园”里更开心

字号: 疆内新闻  2019-11-18 12:08 来源:新宝5注册登录测速中心公司平台 新疆日报

  新疆日报讯(记者 白之羽 赵春华 何玲)10月30日,当记者一行走进疏附县吾库萨克镇托万克吾库萨克村“开心园”农家乐时,只见女店主海妮萨·艾麦提麻利地擦着桌子。“我的农家乐在前几天喀什地区举办的胡杨节上获奖了,真是太高兴了!”看到有客人来,海妮萨揉着系在身上的围裙,开心地说。说话间,海妮萨的丈夫阿卜力米提·玉苏普郑重地端出一个红铜色的奖牌,上面“2019中国新疆喀什丝路文化胡杨节‘十佳民宿’”的字样十分醒目。

  占地700平方米的“开心园”农家乐,主体是一座带有浓郁民族风情的建筑。木质的桌椅和地板被漆成深黄色,靠枕上十字绣绣成的玫瑰花娇艳欲滴,水晶吊灯在头顶上宛如盛开的雪莲,空调缓缓送出暖风。

  “以前我家可不是这个样子。虽然房子很大,但像样的家具没几件。一家人靠种小麦、玉米,还有个果园生活。”海妮萨说。

  今年初,村干部去家里做工作,希望海妮萨能带头经营民宿。看着来村里叶子海民俗风情园等地旅游的游客越来越多,她和丈夫动了心。在亲戚的帮衬下,夫妻俩开始对自家的房屋进行改造,并添置了新家具。

  自打动了开民宿的念头之后,海妮萨夫妇就经常被村干部提醒,要想有稳定的客源,配套设施一定要到位,用阿卜力米提的话来说,就是要让游客“吃得放心,住得舒服,玩得高兴”。

  为此海妮萨夫妇没少下功夫。农家乐的每间客房都配有独立卫浴间,地面、梳洗台、马桶干净光洁。厨房里,电热水器、消毒柜等设施一应俱全。

  夫妻俩每天兢兢业业地打理农家乐,客人也越来越多。自今年6月正式营业以来,“开心园”农家乐共接待游客5000余人次,生意最好的时候,一天就接待了80人次,其中不少是回头客。

  靠着努力工作,夫妻俩不仅自己的生活变好了,还点燃了更多人的就业热情。现在,27岁的村民阿依努尔·亚库甫也从家庭妇女变成了服务员,不仅每月有1500元的稳定收入,还能借助农家乐离家近的优势,抽空照顾家人。

  获奖后,阿卜力米提和海妮萨更忙了,夫妻俩盘算着把屋子后面的6亩地打理好,明年开春时种些蔬菜和果树。

  “等地里的菜成熟后,游客不仅能体验采摘的快乐,还能自己动手做饭,在‘开心园’里就更开心了!”阿卜力米提乐呵呵地说。

  脱贫我能行

  有目标的人不甘清闲

  口述:疏附县乌帕尔镇库木巴格村“来吧朋友”农家乐负责人努尔麦麦提·喀迪尔

  整理:记者白之羽 赵春华 何玲

  在没有开农家乐之前,我在喀什市当装卸工,收入不稳定还非常辛苦,我妻子排日代·艾力在村里的幼儿园当生活老师,收入也不高。

  排日代做的饭很好吃,我们曾打算在镇上开一家饭馆,但是店面租金太高,这个念头也就不了了之了。后来,来村里旅游的人越来越多,我们一合计,干脆改造一下自家的房子开农家乐,“来吧朋友”这个名字是排日代取的。我们拿出家里的全部积蓄,再加上银行的5万元贷款,改造房屋,添置消毒柜、保鲜柜等用具。

  2018年9月,农家乐开张了!我们俩每天起早贪黑地忙,就想让游客们吃得好、玩得好。特别是今年,乌帕尔镇举办“2019年赛樱桃大会暨首届樱桃品尝节”时,很多游客来吃饭,虽然排日代和我忙得不可开交,但心里美滋滋的。一年下来,农家乐给我们带来了近5万元的纯收入,这让我们的干劲更足了。考虑到旅游旺季人手不够,我们便主动联系了镇上的3名贫困户,让他们来帮忙,每人每个月基本工资在1000元到1200元之间,如果生意好还有奖金,他们很高兴。

  农家乐的生意有时闲有时忙,闲时排日代就包一些饺子、馄饨冷冻起来,村里人也经常通过微信订餐,饺子、馄饨、拉面、米饭、肉馕等都有,我还专门做了一个外卖箱,经常骑着电动车送外卖。由于饭菜好吃又不贵,我家的外卖订单源源不断,最多的一天接了30多单,外卖收入最高的一天有500多元。

  农家乐运营后,我越来越觉得一定要有服务意识,要站在客人的角度思考问题。现在,院子里还有一块空地,我和排日代正在商量这块地的用途。她想做一个可以供小孩子玩耍的水池,但我想做一个喷泉,这样会让整个院子更美。虽然我们的讨论现在还没有结果,但我相信以后我们的农家乐肯定会更漂亮。

  农家乐办起来之后,很多村民也想开农家乐,就来我们这里“取经”。还有村民来问我们需不需要服务员。我想这都是因为乡村旅游发展得越来越好,让更多人有了吃“旅游饭”的想法。今后,我会尽力帮助更多人,和大家一起富起来!

  有技能的人不会受穷

  口述:疏附县吾库萨克镇托万克吾库萨克村民族乐器制作艺人热合曼江·吐尔逊

  整理:记者白之羽 赵春华 何玲

  我家人多地少,母亲又常年生病,靠家里那几亩地小麦,每年从年头忙到年尾也就收入几千元。作为家里的男子汉,我每天都在想怎么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家里的生活状况。30年前,村里只有几家人制作乐器,但他们的生活条件都很好。正好我的姐夫也会制作乐器,我就跟着他学,那一年我17岁。

  万事开头难,学习的过程漫长而又枯燥。特别是在校音阶段,一天到晚耳朵里都是嘈杂的声音,有时候我都想放弃了。但姐夫总是对我说:“只要有技能,就不会受穷。”我一天一天地坚持着,慢慢地学会了制作10余种乐器。

  1991年,在我学习乐器制作的第四个年头,我独立制作了第一把弹拨尔。因为这是我的第一件作品,所以我一直把它留在身边,舍不得卖掉。直到两年前,禁不住一位老朋友的反复央求,我才把这把弹拨尔卖给了他,当时他给了我3500元。

  后来,为了拓宽乐器销路,我尝试着在乌鲁木齐开了一间小店铺,由于租金太高经营吃力,最后还是放弃了。今年1月,我终于在村里的民族乐器制作实训基地有了一间属于自己的手工作坊,而且一分钱租金都不要。我开始专心制作乐器,一个月能制作五六把。现在来村里旅游的游客越来越多,我的生意也越来越好,一个月的收入至少有4000元。

  如今,我家里的情况发生了很大改观。政府帮我们建了安居房,我给家里添置了茶几、冰箱、电视等家具家电,我们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好。随着我们村制作乐器的名气越来越大,村里学做乐器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都想靠自己的努力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实现增收致富。

  现在我的年纪渐渐大了,但还有3种维吾尔族传统乐器的制作技术没有掌握,我想把这些技术都学会。以后,我还要让家里的孩子也学制作乐器,让这门技艺一代代传下去。只要他们学会了我就放心了,因为有技能的人不会受穷。

法律声明:本站中使用的部分图片、文字、视频、音频、链接等内容转载来源于互联网,目的为传递信息、服务大众,如涉及侵权,请著作权所有人及时告知,网站工作人员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

[责任编辑:王晓璐]
下一篇